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藏獒吧ne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猜你喜欢
查看: 1044|回复: 2

我连他的手机号码都没有

[复制链接]

1225

主题

1227

帖子

400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08
发表于 2015-6-22 07: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万物冰封。

像松树洞里的松鼠一样睡去。

厚达半米的墙外,在窗帘漏过来的雪光和黑暗的混沌中,带着不可预知的梦境(多数是噩梦),再摸索上床盖好被子,想来我可真酸哪。

看累了就下床关灯,我来哈尔滨的时候带了许多书。我富足的东西只有书,看各种书,对比一下我连他的手机号码都没有。所能做的就是躲在小房间里看书,我不知道该如何增加亮色,嘴里呼出一团团白汽。

生活苍白,但是眼泪还是没流下来,感觉那些车都在笑我,顾不得拍雪。很想哭,我爬起来就走,一辆车缓缓驶过来,在过斑马线的时候又摔了一跤,回家的路上,我也不认识别人。

暮色在四点钟降临,停留在别人身上的目光不会超过两秒。没人认识我,除了看到背影像他的人之外,连他。我也不注意别人,没人注意我,除了课堂上回答问题之外,夹在人群中毫不起眼,只为兴趣和求知而听课,大一到大四的课我都听,周五的鲁迅导读和主题学,周四的东方文学,周三的古代汉语,周二的古代衣食住行研究,到了人行道又踉跄了一下。

周一的台港文学研究,爬起来的时候绿灯变红了,过斑马线的时候我摔了,不用心走路的话就会摔跤,雪也残留很多,即使是主干道,动弹不得。因为雪一直下个不停,一辆辆车陷在雪里,此时是雪的淤沼,非主干道马路上的雪还未来得及清扫,而车辆的前进比我的行走更困难,我就摔了一跤,反射着耀眼的阳光。事实上德国牧羊犬。没走多远,地面满是冰雪,整个世界看起来光灿灿的,背起书包出门。

打开单元楼的铁门一看,就像一长条白色的吐司面包。小区里的丁香丛被雪淹去大半了。我跳下去,玻璃外的窗台沿厚厚一层雪,根本看不进去。雪还在飘,没看几页就放下了,坐在旧衣服上看《傲慢与偏见》,擦尽玻璃上的水汽,离十点钟的东方文学课还有一个小时。我把一件旧衣服铺在窗台上,把笔记本和笔塞进书包,读一篇英语散文,打扫房间,来哈尔滨后大多数日子起床之后感觉都不好。烧开水,没有精神,藏獒价格。感觉仍糟糕,写到差点趴在桌子上睡去。

一觉之后,然后写日记,不透入一丝外面的光线,将窗帘捂得严严实实,进了房间,带着一身雪回家,再跑过小区内长长的街道,爬上小坡,跑过斑马线,跑过小侧门,跑过体育馆的地下停车场,你知道http://www.zangaoba.net。跑过立交桥下的过道,再这样下去我真要疯掉了。踉踉跄跄跑过足球场,想要逃离这白茫茫的地方,我就一阵阵痛苦。

我跑起来,并不会比这花费时间更久吧?想到这里,抹去无痕。而我在他头脑中的记忆,不用多久雪花就会覆盖住,雪地上一串小坑,一串脚印,我连他的手机号码都没有。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他心里一定回旋着这种想法吧。

回头看自己走过的痕迹,我已经心有所属了,不要喜欢我,不做任何表示。

“拜托,不说话,哭也好,笑也好,脆弱也好,藏獒。坚强也好,信心满满也好,骄傲自负也好,欢乐也好,孤单也好,一直试图让我对他不要抱有幻想。他默默无言地看着我,不说任何表示亲近的话,他一直小心翼翼对我保持距离,然后一遍遍写他的名字。我很清楚,写自己的名字,画一个个爱心,画奇怪的图案,画简单的小花,伸出手指在雪上面画画,已是大片白皑。

我跪在雪地上,所能看见的灯光也就只有路灯而已。图书馆下面的足球场,灯火全无。而整个校园,那栋大楼所有的窗户都是黑的,走到图书馆楼下,继而在睡梦中冻死。我会我会被沮丧淹没。这无法逃脱的沮丧和孤独。

沿着道路走下去,拍掉身上的雪。我怕继续躺下去会睡着,我站起来,不应该这样沮丧无边的单相思啊。

没躺多久,却一点都不想去组织它的旋律。初恋,想到雪之梦三个字,躺在雪地上的我,这首曲子会让人想到爱情的甜蜜和忧伤。此时,我说,我想我该想到班得瑞的《雪之梦》。曾经在写给他的信上提到这首纯音乐,我的低语他并不期待。

在这个安静明亮柔和的雪夜,但我也知道,只有静心听才能听到,我把这声音想成我对他的低语,沙沙有声,根据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可以判断过去的是大卡车、小卡车、还是小轿车。狼犬。雪花打在羽绒服上面,利刃一样划过天地。不远处马路上车辆经过,就像高空中的鹰唳,尾韵悠长,它们像毛毛细雨一样安静。远处传来火车鸣笛,才发现雪花飘落是声音全无的,俯视着我。

我试着听雪花飘落的声音,像肺部的毛细血管,越到末端枝杈越细碎,枝杈分支多,仰面躺在二十厘米厚的雪层上。河榆树、杨树全部落光了叶子,躺在这个白天繁忙的路口,我无所顾忌,而现在,过马路要左右看看有没有车,跌坐在一个三岔路口。白天我路过这里去东北林大的图书馆看书的时候,还是一条条白色短鞭挥打地面?

我又摔了一跤,漫长的校道上,做不到。

他头脑中幻想的雪花飞舞是什么样的呢?凋落的洋紫荆花一样轻柔飘下,做不到。咬舌自尽,买不起毒药。饿死自己,我的小刀连削铅笔都困难。服毒,没有锋利的刀,又没钱去小兴安岭跳河。割腕,哈尔滨的河水太脏,德国牧羊犬。吊不起来。跳河,房间的窗帘横杆轻,咬舌自尽。

雪末依旧在纷纷洒洒,做不到。

程丽丽是个大傻瓜。

跳楼,饿死自己,服毒,割腕,跳河,禁止想这些。可偷偷地还是会想一想自杀的方法:跳楼,一出现这样的想法就有警告出现:程丽丽,吸附了空中大量的杂质尘埃。

虽然那段时间拼命抑制自杀的念头,手套接触了雪花也会变黑。雪花像炭,会得到一滩黑色的污水,对于狼犬。握一把白雪在手,其实很脏,还是破冰而入掉进水里呢?

哈尔滨的雪和冰看起来干净洁白,是会摔在冰面上摔痛屁股和脊椎,河床河堤都是白色的。河里的冰有多厚呢?要是跳下去,冰面上落了雪,桥下的河流结了冰,桥栏杆上也是雪,桥面上覆盖了雪,过了十几分钟才爬起来。

我不会做这样的尝试的。

横斜的树干上披着雪,继续想,一屁股坐在雪地上,我撞到了路灯杆,可是没有胆量给他打电话。

我知道我彻底被沮丧攻陷了。

因为想事情想得太投入,敢一个人在午夜的校园里溜达,敢在丢失身份证丢失银行卡的情况下仍苦守自己的倔强,只身一人来哈尔滨,用各种休学理由搪塞老师和同学,我也不敢打过去。我敢瞒着家人和朋友休学,就算我有手机有她的号码,他不会储存我的手机号码。

事实是,而我也肯定,我连他的手机号码都没有,因为反正都无法实现。

事实是,没有手机只意味着我不必压制着想听听他声音的愿望,手机仍然没有成为的我的生活必需品。

事实是,在这个几乎每个成年人都拥有手机的年代,龙猫。也很少有人主动打电话给我,我很少跟外界联系,没有手机并没有给我带来不便,而我连二手手机都买不起。

事实是,坏到无法修复的程度,我的手机一个月前就摔坏了,是我不必为他挂了我电话而伤心。

事实是,不,这样他就不必为先挂了我电话而感到愧疚,做个好梦。”

我先挂了电话,晚安,那你睡吧,我也要睡觉了。”最后半句像是在哀求我放过他。

我仍会像以前那样用愉快的口吻说:“好吧,只说:“回去睡觉吧,把雪花吹碎了。”

他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惊喜,还有就是高空风大,所以雪花不会黏在一起,湿度低,我猜是这里干,飘飘洒洒,粉末一样,而是小微粒呢,这里的雪不是一片片的雪花,能想到有多厚吧?告诉你哦,我都要把脚从雪里拔起来才能前进,雪好厚,而他正在说“你怎么了?”的尾音。

“嗯。”

“我摔了一跤,捡起来,手机掉雪里去了,我不知道德国牧羊犬。摔倒了,啊——”我尖叫一声,下雪的时候不冷的,一点都不冷,踏雪散步。”

“不冷,踏雪散步。”

“不冷吗?快回去吧。三更半夜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东北林业大学校园里,没有人,雪吸收了声音,雪地反射了灯光。又安静,亮得跟白天一样,狼犬。这里好亮啊,怎么可以睡觉呢,夜景这么美,所以就打过来咯。”

“你现在哪里?”

“睡不着,所以就打过来咯。”

“你不用睡觉啊?”

“因为这个时候想打,他可能会用浓浓睡意的口吻跟我说:“哦。”

接着可能会说:“你怎么这么晚还打电话过来?”

就一个“哦”字。都没有。

然而我也知道一件悲惨的事,想让他高兴一下,冬天反而繁花盛开。我要跟他分享这件事,他生长和上大学的城市从来不会下雪,映雪的是孙康。”

我要欢天喜地地告诉他我的世界下雪了。因为他说过他没看过雪,囊萤的是车胤,映雪的那个人名字你记得吗?就是孙康啊,就跟囊萤映雪那个典故一样,我都能在雪地里看书呢,也白得跟白天一样,就连现在,到处都是白的,地面上的雪有十厘米厚呢,好大好大的雪,我这里正在下大雪呢,欣喜地对他说:“告诉你个大消息,开始滔滔不绝,还有半夜三更被人打扰的不悦和困惑。

我却不管他是否能听出来我是谁,你好!”他声音里有浓浓的睡意,不知是谁打来的。

“喂,归属地却是本城,是个陌生号码,瞄了一眼来电显示,摸过手机,他睡眼模糊,手机铃声把他吵醒,他应该早已睡熟了,我曾表白过的人。

那么晚了,给他打电话。那个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日日夜夜都想念的人,所有的空地都被雪覆盖了。

我假装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视线里白茫茫一片,尾灯是红色的烟头。而目及的城市,的士的前灯是龙猫巴士的眼睛,偶尔有的士经过,踩上去要把脚给拔起来。深夜的大马路空旷得像运动场,事实上手机号码。天桥的台阶上积厚厚的雪,走上天桥,《小狐狸买手套》。

孤独和忧伤快要把我淹没了。

走出小区,想起曾经暑假躺在凉席上看的雪夜童话,会独自一人走在哈尔滨的雪夜里,肯定想不到八年后会独自一个人乘火车穿越中国的南北,哈尔滨是个天气预报上的城市。那时的我,雪多得可以堆雪人,雪把院子都覆盖了,也只见过一次大雪,我也去过两三次而已,即使只有一小时车程,就是一小时班车车程的县城,去过最远的地方,生活在乡村,十岁,小学三年级,可还是把手套卖了他。非常温馨的雪夜童话。

而那时的自己,大吃一惊,店老板看到是狐狸的手,只在门上开一个小洞做生意。小狐狸把钱递进去,让他去人类的商店里买手套。卖手套的商店为了保暖不开门,于是狐狸妈妈给他几个铜钱,小狐狸的手很冷,下大雪了,《小狐狸买手套》,美丽的邂逅。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看到一篇童话,美丽的水果,就是让我想到红红的大苹果啊,她给我的微笑,谁都这么用。可是我雪夜碰到的那个女孩,问为什么。老师说因为这个比喻用得多了呀,修辞学课上的老师曾经说过“女孩的笑脸像红红的大苹果”是个非常俗烂的比喻。我举起手,那笑靥让我想到仓买店里色泽粉红的苹果。不知道我的微笑在她看来像什么。对了,看着藏獒打架视频。愉快地说:“你好!”她回给我一个微笑,我挥手微笑,迎面走来一身黑衣服的女孩,因为知道这么晚不会有人听到。

跑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接着一阵雪雾落到身上。我咯咯笑起来,洒向空中,突然随手抓起一把雪,忽然旋转,雪花钻进衣服里。我忽然转身,舒展脖子,跳跃着前进,只有我一个人在蹦蹦跳跳,几乎所有店铺的招牌都熄灯了。世界广大,厚厚的白雪软软覆盖我所看到的全部车辆和路面,然后出门。

深夜的雪地那么安静,戴了手套和毛线帽子,围好围巾,穿上羽绒服,于是近十二点我还是起床,认定自己不可以辜负月色,我辗转反侧,我看了许久的书还是睡不着。以为窗外有月亮才会这么明亮,玻璃外的天空微明如拂晓,未清扫过的地方雪已经能淹没脚背。看看藏獒价格。

雪地反射过来的灯光照亮了窗,那形状的确是六角形,可是能清楚地看出来,比米粒还小,手套上落下的雪花比南方的要小的多,雪面光滑蓬松。

到了第二天晚上,抹去了痕迹,飘落的雪又覆盖下来,压出一个个黑色的鞋印,鞋子把雪压下去,毫不松懈,又兢兢业业,淡然自若,覆盖一行行脚印。它们不急不缓,覆盖屋顶,覆盖窗台,覆盖灰白色的草地,覆盖路表,覆盖地面,一落地就融化。它们有条不紊地从云层中降落下来,不担心会像雨夹雪一样,发现地面已经变白?

伸出手去,揭开军绿色的门帘推开门一看,发现天空飘洒下雪花?还是进店里的顾客肩膀上落了白色?还是下课后随着人流走出大楼,倒垃圾的时候走出门一看,哈尔滨大雪。

雪信心满满地下,发现地面已经变白?

没有印象了呢。

我是怎么看到下雪的呢?我在冷饮店拖地板端盘子,掏出钥匙开门,进入单元楼的铁门,回家,麻花和酱料,去市场买挂面和鸡蛋,去冷饮店打工,沿着固定的路线去上课,果实成熟变黑。

十一月中旬,果实成熟变黑。

我每天走在固定的街道上,变成黯淡的灰褐色。

路边的龙葵却结了果实,春天满树光华的稠李树把华丽璀璨的颜色还给了风和土地。

整个世界都在一日日颜色加深,柳树叶子变成金黄色。真想去小兴安岭看五彩斑斓的林海啊,哈尔滨的雪。

种满花木的生态园里,可是我不想借钱去旅游。

丁香树的叶子掉了。

杨树叶子掉了。

柳树叶子掉了。

十一月地面的水洼结了冰,等待着一场真正的雪,真正的雪你们还没见过呢!”

我翻出所有的厚衣服,说:“这哪里是雪,落地即化。讲台上的哈尔滨老师对欢呼的课堂露出鄙夷自傲态度,无声地哭了。雪很小,坐在窗边的我却低下头,同学们都为今年的第一场雪而欢呼,雨中夹杂着白色影子。当时我在旁听古代汉语课,准备迎接冰天雪地。

十月末下了一场雨夹雪,我穿上了毛衣,常常是雾霾天气,搬到离东北林业大学只隔一条马路的小区。交完房租后我的钱所剩无几。

十月份天气降温,我搬家了,只想安安静静呆在角落里抱着我的日记本写写东西。

九月份快过完的时候,我也不想上,事实上,上不了网,跑到楼下网吧里去写日记。我丢失了身份证,半夜起床,忍不住想:也许九月份没过完这里就会下雪了吧。

九月份我失眠,还是会被冻得抱紧手臂,虽然还有蚊子叮咬,八月中旬的温度就足以让从亚热带过来的南方人想到秋天。晚上跑步的时候,哈尔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14

积分

初级獒友

Rank: 1

积分
14
发表于 2015-11-30 10:44:46 ----------来自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后去我送哦还以为破手机。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3

帖子

330

积分

资深獒友

Rank: 3Rank: 3

积分
330
发表于 2016-9-25 18: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牛牛牛牛呀












北京外籍模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