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藏獒吧ne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猜你喜欢
楼主: longjinzhe

原野藏獒——继《藏獒》之后,杨志军续写藏獒传奇

  [复制链接]

0

主题

50

帖子

100

积分

獒友达人

Rank: 2

积分
100
发表于 2016-3-10 13: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戮默为什么不能穿越直接复活李幕碗?因为戮默是在李幕碗死后王林产生的分身,可能由于时间方面的限制。戮默不能直接回到李幕碗死前去阻止。而且耳大也说过只是把戮默回到过去寻找复活的方法,而并不是直接阻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7

帖子

114

积分

獒友达人

Rank: 2

积分
114
发表于 2016-3-11 13: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强,支持楼主,佩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4

帖子

108

积分

獒友达人

Rank: 2

积分
108
发表于 2016-3-11 15: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晚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8

帖子

116

积分

獒友达人

Rank: 2

积分
116
发表于 2016-3-11 22:58:23 ----------来自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我是傻逼就会变成层主傻逼--我要那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7

帖子

114

积分

獒友达人

Rank: 2

积分
114
发表于 2016-3-12 12:13:20 ----------来自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6

帖子

112

积分

獒友达人

Rank: 2

积分
112
发表于 2016-3-12 14:13:42 ----------来自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8

帖子

116

积分

獒友达人

Rank: 2

积分
116
发表于 2016-3-12 15:31:43 ----------来自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我是秦始皇转世,我在陕西有3000吨黄金和300万秦兵被封印,现在只需要399元就能解封,只要你打钱给我,待我解封之日,我就收你当干儿子,立你当太子。有意思的窗口,私聊不回。骗子带上你的智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4

帖子

108

积分

獒友达人

Rank: 2

积分
108
发表于 2016-3-12 22: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把孙猴子写成第5步大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8

帖子

96

积分

獒友达人

Rank: 2

积分
96
发表于 2016-3-13 15:53:07 ----------来自手机用户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支持一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

主题

142

帖子

84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47
 楼主| 发表于 2016-3-15 10:3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在那个云雾遮去了西天霞彩的时刻,当我见到了玛赛吉雅后,我真想立马跑回家去,告诉我母亲。但是我没有。我得和她说话。有那么多事情和心思要说,有那么多事情和心思要问。我们互相争抢着说。我发现她没变,她和过去一样对我一往情深。后来我沉静了。这是表面上的沉静,而内心却一阵阵地翻着激浪。我想拥抱她,想亲她。我就要行动了,突然意识到,假如我要拥抱她,那就是第一次带着情欲拥抱她;假如我要亲她,那就是第一次控制不住地亲她。我有些张皇失措了。我知道我该那样做却不敢那样做。我知道那样做的结果必然是我的发疯;我会让她让我自己变成没有衣着的仙女神男。我会暴露我的作为男人的本能。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呆了。我说,你哥哥呢?他在哪里?她说,哇玉昆特呆在男生宿舍里。他和一块来的四个男老师住在一起。于是我拉起她的手,仓皇离开了教室。那会,教室就跟荒原一样没有人迹,除了我们,除了我们。难得的机会啊,由于我的胆怯而被我轻易放过了。要知道,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世界人民,请为我遗憾吧。只是,你们别责怪我。
    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她出现了。我对我自己有什么办法呢?我还从未做过没经过考虑就当机立断的事情。八月二十六日傍晚,我在教室里翻一本被作为政治课本的《两条路线斗争史》。开始还有几个人,后来他们陆续走了。我也想回宿舍去,似乎已经合上了课本。就在这时门响了,她走了进来。事后想起来,那门响得有点奇怪,吱的一声又嘎的一下,好像在提醒我注意。但是我没注意。我瞥了她一眼就低下了头。这时她怪怪地响响地嗯了一声。我又抬起头,呆眉呆眼的还是没反应过来。于是她就说话了,她扭过头去问我这是不是学习班的教室。我说是。紧接着我像抽了筋一样站起来,猛然叫了一声她的名字,玛赛吉雅?
我的声音证明她的眼睛没有看错,天底下哪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呢。她在出发前,在漫长的路途上就幻想能够在西宁找到我。现在幻想直截了当地变成了现实。她激动地叫着从课桌过道里跑过来,跑到我的课桌旁就戛然止步,不知说什么好,也不知用哪种表情更为恰当,理智失去了作用,眼睛情不自禁地潮了,泪光闪闪烁烁。我的眼睛也是这样。我半晌说不出话,突然蹦出一句来,你做过梦没有?她揩一把泪水。一边点头一边说,做过。我又说,这就是梦。她说他们是下午到的,刚到就做梦。我笑了。
    我姥爷被埋在西宁南边的凤凰山里。要不是街道上那些相识与不相识的人帮忙,我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可以埋葬亡骨?即使我打听到,我也没有能力把姥爷背上这崎岖的山路。我得服伺我母亲,她已经哭肿了眼睛哭瘫了身子。姥爷死后没有装进棺材,因为姥爷说过,在几年前刚到西宁时因腰疼脸肿而卧炕不起的那半个月里就说过,藏民送亡人是不会用棺材的。他和藏民打了多半辈子交道,如果说他今生今世有过几年荣华富贵,那也是藏民给他的。他说他算是半个藏民,他要是挺硬了,千万别用棺材。我当时觉得他的话有些突然,就像无法建立根基的云头上长出了一棵树,但我还是愿意把他的话理解为对荒原牧区的想念,对藏民的留恋和感激。直到后来,在那个我以及和我一起来给姥爷上坟的哇玉昆特还没有料想到的日子到来之时,我才恍然明白,他的话里蕴含着他对藏民的深深的愧疚。因为他见识过藏民的鲜血,见识过马步芳的军队对藏民的怵目惊心的屠杀,如果我不顾及亲情之间那种互为依存、相互保护的天定的关系的话,我也许可以直言不讳地说,我姥爷参与过屠杀,至少可以认为他给前来屠杀的军队提供过方便。而这种方便是至关重要的。我猜想,姥爷或者是想用死后没有棺材的办法惩罚自己,以便到了阴间后减轻自己的罪孽,或者是他想以半个藏民的身份,在精神上、在下一辈子里承担一点点那些属于藏民的苦难。我希望我的猜想是对的。姥爷毕竟是我的姥爷。我身上流淌着他的血液。我在无可奈何地承认他有过罪恶的同时,也必须全力相争地使我相信,他身上有着并非人人都有的某些高尚品质。
    我和哇玉昆特来到姥爷的坟头。我们大哭一场。隔了一天,我和玛赛吉雅以及哇玉昆特又来这里痛哭。因为玛赛吉雅是不能不来的,我和她哥怎么劝也不行。她不停地念叨我姥爷如何待她好的往事,哭着说,如果她不能给我姥爷上坟,她就不是人了。当然她并不知道我和哇玉昆特已经背着她来过一次。在玛赛吉雅对我姥爷的悲悲切切的感情里,有着对我的安慰,我觉得就凭这感情,她也应该是我家的人。我打算瞅个机会对哇玉昆特敞开胸怀——你要是没别的事你就先回你的加央草原。玛赛吉雅命中注定是我的人,我可以照顾她。说不定她会永远留在西宁,她得和我结婚。等我们结了婚,再想办法找一间房子,就把图而隆接来,报不上户口也没关系,难道我家的亲戚住在我家还需要盖上公安局的大红印章?死去的姥爷,活着的姥爷的灵魂,请保佑我和玛赛吉雅的感情天长地久,保佑我们的婚姻美满幸福。
    哭完了坟,我们走下凤凰山。余悲未尽的玛赛吉雅又回身面对山脉默默瞩望了许久。她其实什么也没望见,或者说她是在用心灵仰望姥爷的坟堆和埋入坟堆的那些永不腐朽的往事。她的眼睛依然是水色盈盈的。
就在那天上完坟后,我把哇玉昆特兄妹俩带到了我们家。母亲的招待是丰盛的。她买了肉,擀了面条,还包了饺子,说你们爱吃啥就吃啥。她还要留他们兄妹俩住宿。玛赛吉雅不吭声,哇玉昆特却一连声说,他妹妹还是应该回学校去住,至于他倒是可以随便住在哪里的。我说,玛赛吉雅要是回学校,我也回学校。母亲就再也没说什么。我们走了。天很黑,风嗖嗖的,九月了,已是冬天了,看样子要下雪了。哇玉昆特对他妹妹说,从明天开始,你就要专心学习,不能再想别的了。我说课外时间我和她一起学,我们可以互相帮助,他说还是各学各的,免得分心。我想也对,要是和玛赛吉雅单独在一起,学习又算得了什么?尽管我是想发愤学成本事的。但现在情况特殊,玛赛吉雅来了,我能不分心?
    是的,玛赛吉雅不期而至,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了。我抱定了要和她结婚的决心,毫不担忧母亲和哇玉昆特的态度。但我错了。事情的发展完全背离了我的愿望。我甚至觉得一切都是早就安排好了的,而一切安排又都是为了阻止我和玛赛吉雅的结合。那天我从学校回家去。我回家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母亲我那个一定会让她眉开眼笑的决定。可是她没有眉开眼笑。当我在厨房里小声对她说完后,她用更小的声音说,以后再说吧,家里来人了。我大为扫兴,但又不敢有任何表示。我从母亲的神情举止中看出,这个人的到来对我家来说是一件天大的事,而且他不走了,他要住下来,至少暂时是这样,至少很长一段时间是这样。就是说他要占据我睡觉的那间房子,占据我过去和姥爷睡在一起的那条炕。那间房子,那条炕,我本来打算和玛赛吉雅共同……现在,眨眼之间,我那令我心情激荡的打算被这个人无意中取消了,就像荒原晚春的大雪倏然取消了草场的花季那样。我没有办法。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并且我还得强装笑容格外恭敬地对他表示欢迎。他是我姥爷的朋友,是我家的恩人。我们怎么敢怠慢他呢。当我一进家门,母亲忙不迭地要我称呼他麻爷爷时,我的腰就不由自主地躬了一下,从此就一直要不停地对他躬下去。
    他老了。他和我记忆中的那个麻老魁相去甚远,脖子使劲往胸腔里就着,又瘦又小的身躯仿佛被一根绳子狠狠地捆过一次后就再也没有舒展开来。他头顶光秃秃的,下巴上的胡子却很长,似乎他的头发是颠倒来长的;浑浊的眼睛上垂吊着一些丝丝缕缕的粘液。他说话很慢,衣服很脏,鞋子破了,鞋尖上翻出来的棉花已被泥土染濡成了黑色。显而易见他的处境很不好。他不会照顾自己,更没有得到别人的照顾。他甚至没有一个固定的住处,不然他为什么要住我家?他过去是很有钱的,那么现在呢?现在他最好是个穷光蛋,因为如果他突然拿出一大把钱来,我就会怀疑他是否是个好人。这年头哪有好人不是穷光蛋的。我想问母亲,他是干什么的?他从那里来?过去当我想见到他的时候他神秘地隐而不露,现在我几乎已经忘记他了,可他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了呢?我没有机会搞清楚这些问题。在我回家那会,母亲显得很忙,一会在厨房里做饭,一会又在一张未打成的袼褙上贴几块破布,而且显得心不在焉,只要外面有脚步声,她就会走到窗前朝外望望。怎么了,母亲?难道怕有人进来?这个想法一出现,我就有些紧张。姥爷去世还不到一年,我家就有事了。我家怎么这么多事?
    刚才,我是敲门进来而不是像往常那样推门进来的。我进来后母亲就把门从里面闩死了。我断定,自从麻老魁来我家后那门就一直是闩着的,除非母亲离开。母亲离开后那门就会从外面锁了。我的猜测没有错。就在这天,吃了饭,我要回学校去,母亲把我拉进厨房,一再叮嘱,我家来人的事不准告诉任何人。我说,我给谁说去?除了玛赛吉雅。母亲战战兢兢的,一把拽住我说,一个字都不能说,对她,提都不能提。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我缠着母亲要她告诉我。她说,你麻爷爷是逃难的,人家要抓他。我问是谁。母亲极其害怕地吐了两个字,公家。我感到心惊肉跳。为了躲避公家,他来到了我家,可公家是好躲避的么?在我们周围连空气都是公家的。
    我要走了,去向麻爷爷告辞。他坐在里面那间房子的炕上,抬起肿沓沓的眼皮瞅了我半晌,似乎在观察我脸上有没有想去告密的特殊神情。他这种人对那种神情是格外敏感的。我很不自然地望着他,发现他面前放着一个油腻的帆布包,包口是打开的,里面是毛巾茶缸一类的东西,还有一厚沓摞得很整齐的决不会是用来当手纸的白纸。我进去时他的一只手搁在自纸上。
    这是巧合,但命运就是以无数巧合的形式出现在每个人的生活中的。我怎么会想到,数十天后我会接触到那些白纸,我会发现那白纸上面写满了黑字,是用铅笔写上去的,这大概是为了便于修改上面的内容,因为我还看到他的帆布包里有一块很大的橡皮擦。还有一个原因,那些文字是他在颠沛流离中写上去的,如果他使用钢笔,就必须携带墨水,而墨水瓶是很容易被打碎的。我接触到了那一厚沓白纸后就把那些黑字一行行读下去。于是我印证了一些我原来知道的事情,又明白了许多原来不知道的事情。接下来,我做了一件我不许别人说好也不许别人说坏的事情。我做的事情和我所知道的事情相隔那么遥远,却在某一点上紧紧连在了一起,就像昨天和明天必须要由今天来衔接一样。我处在今天的环节上。和许多人一样我无法判断今天的好坏,无法判断我的行为的得失利弊。但有一点我是对的,那就是为了玛赛吉雅,我宁愿做对一切,也宁愿做错一切。
    哇玉昆特显得很激动。在他激动之前的半个月中,我从未到玛赛吉雅的宿舍里去找过她。我没去找她的原因是我尊重她哥哥的意见,也信守我自己的承诺:我和她都得珍惜参加这次学习班的机会,学成本事,以便日后有个好前程。在这半个月中我们虽然天天见面,但那是在教室里上课的时候,是不算数的。情人之间,除了幽会之外,任何形式的接触都不算真正的接触。我渴望幽会,日日夜夜猜测着幽会的滋味,因为我们还没有过一次名副其实的幽会。漫长的半个月过去了,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了。我决心去找她,决心创造一次幽会,在宿舍,或者在校园的某个避背处。我要在幽会中搂她、亲她,我要告诉她许许多多心里话,我要说,虽然我家暂时没有房子接纳她,但我们可以先订婚。订了婚你我心里就踏实了。只要人心一踏实别的事就好办。说不定,到时候,到我们毕业的时候,到我们因为某种过失而不得不立即结婚的时候,一切都会水到渠成。住在我家的那个亲戚已经走了,我们拥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炕了。是的,我打算告诉她我家来了人这件事,但决不提麻老魁这个名字。我想象着幽会的情形,根本没有心思再去读书学习了。我离开我们的宿舍前去她们的宿舍。在那条连接着两座楼的土石路上,我看到天色阴郁晦黯,雪花懒懒散散地飘拂在空中,地上薄薄的雪粉就像细细的纱网,铺得到处都是。没有风,没有风的雪日是温暖的。我觉得只要我愿意,只要她允许,我就可以脱光身子在雪地上和她散步。
    可是,我在她们宿舍里碰到了哇玉昆特。他一见我就很激动,为什么是哇玉昆特?已经半个月了,我这是第一次来她们宿舍。玛赛吉雅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本书。和她同宿舍的几个人有的坐着有的躺着。她们手中什么也没有。我马上断定,在我进来之前,包括玛赛吉雅在内的这些来自牧区的从教人员并没有如我想象的那样在埋头学习,而是在和哇玉昆特一起聊天。早知是这样,我何苦要限定自己的行动呢?我对玛赛吉雅说,我想带她出去,有事情要跟她说。她丢掉手中的书,从床边站起来,笑着,眼光好比新雪,莹莹润润的。我感觉她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冲我微笑,都想跟我走。就在这时哇玉昆特激动了。他从她身后过来,横档在我面前大声说,我早就知道你会来找她。我不放心,我就是不放心。然后他拉我出去。他说在我跟他妹妹说话之前他要给我说一件顶顶重要的事情。哇玉昆特,你怎么突然变得这样鲁莽?到底发生了什么?


    哇玉昆特要走了。他怀念他的加央草原。他过不惯这种没有荒原陪伴的生活。再说学校是不会让一个不是学员的人长期住在学生宿舍里的。他对我不放心,生怕我还会像从前在县城、在欣欣格拉那样对待玛赛吉雅。他对玛赛吉雅也不放心,担忧在他离去后她会经不住我的诱惑扑入我的怀抱。总之,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朗了,他不希望我和玛赛吉雅延续过去那种关系。也就是说,我们不可能结婚。至于爱情,他说,想着她就是爱情,如同我时时刻刻想着你的尕姨娘。我精神恍惚地听着他的话。我知道我完了,一切都完了。在这九月的落雪的日子里,他说他要走了,他说玛赛吉雅不能嫁到城市里来,因为她的故乡在牧区在荒原,她的父母,她的祖辈全都在那儿,她怎么可以为了我而抛却她的诞生地呢?那地方——无边的荒原,是神圣而自尊的。他说,玛赛吉雅不能嫁给我,即使我现在回去,到县城、到欣欣格拉,或者到他们生活的加央草原她也不能嫁给我。因为我是汉人,我是昔日的合盛奎商栈老板的外孙。而她是藏民,是一个真正的从苦难中走来的藏族姑娘。他说,我和玛赛吉雅的爱情决不能与他和我的尕姨娘的爱情做类比。前者的结果是玛赛吉雅嫁出去,嫁出去就是脱离民族,后者是娶进来,娶进来就是壮大民族。我哑然了。爱情与民族有什么关系?我从来没有想过。而且我现在也不准备去想,这问题太复杂、太遥远、太不合我的口味了。我在脑子里回味更久的是他告诉我的那件和我姥爷有关的事,那件和玛赛吉雅的族属有关的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